睡美人(全二册)(恐怖小说之王斯蒂芬·金最新力作,《纽约时报》等榜单书,一部照进现实的暗黑童话,让你汗毛倒立的两性寓言。) Kindle电子书 mobi azw3

小说网 2019年7月31日10:36:25 评论

睡美人(全二册)(恐怖小说之王斯蒂芬·金最新力作,《纽约时报》等榜单书,一部照进现实的暗黑童话,让你汗毛倒立的两性寓言。) Kindle电子书 mobi azw3

有一天,世界上的女人依次陷入沉睡,无法醒来。
男人们疯了……
一个叫杜林的小镇,成了这种新型全球性传染疾病的重灾区。这种疾病被称作“奥罗拉流感”,只有女性会被感染。
它的症状是:被感染的女人睡着时会被包裹在像茧一样的黏糊糊的薄纱里,宛如一大团棉花糖。
更糟的是,如果有男人因为害怕而破坏了这层薄纱,他的母亲、姐妹、妻子或是女儿就会变成攻击他的杀手。必须有人在这种疾病蔓延到世界各个角落之前,找到疾病的源头,以及解决的办法。谁是那个被选中的人?
只有一位女性——埃薇,没有被感染。
她和别人不一样,她能和动物交谈。
她仿佛冥界的使者,只身走进了男人们的世界。
她是谁?为什么没有被感染?
世界还能回到正轨吗?

作者介绍:
斯蒂芬•金(Stephen King)
美国文坛无可争议的恐怖大师。著有《肖申克的救赎》《闪灵》《它》等知名作品。
斯蒂芬•金1947年生于美国缅因州波特兰市,后在缅因大学学习英语文学。1973年出版第一部长篇小说《魔女嘉莉》,随即大获成功。迄今为止,有超过百部影视作品取材或改编自他的小说,他也靠写作恐怖小说多次登上《时代》封面。2003年获美国“国家图书奖”的“终身成就奖”,2004年获“世界奇幻文学奖”的“终身成就奖”,2007年获美国推理作家协会“爱伦•坡奖”的“大师奖”。

欧文•金(Owen King)
1977年出生于缅因州,系斯蒂芬•金的小儿子,曾出版小说《双重特征》和小说集《我们在一起》,是美国文坛冉冉升起的新星,其作品曾入围多个文学奖项。

 

试读:

第一部分老旧的三角铁

在女子监狱
住着七十位女囚犯
我愿铃声能和她们长相伴
会有老旧的三角铁
叮叮当,叮叮当
响彻皇家运河的岸边上

——布兰登·贝汉

第一章

1

雷问珍妮特,是否观察过窗户里照进来的块状光线。珍妮特回答说没认真看过。雷睡在上铺,珍妮特睡在下铺。她们都在等待牢门打开去吃早饭。又一天的早晨来临了。
珍妮特的狱友看来对块状光线有过研究。雷告诉珍妮特,起初方块出现在窗对面的墙上,之后不断下滑,掠过桌子的表面,最后成功地落在地上。正如珍妮特现在看到的那样,块状光线正处于地板中央,非常非常明亮。
“雷,”珍妮特说,“我只是不想为这一点光线而感到心烦。”

“要我说,你不能不为这一点光线而感到心烦啊!”雷像以往觉得某事可笑时那样发出刺耳的噪声。
珍妮特说:“好吧。我就不计较你是什么意思了。”她的狱友又聒噪了几声。
雷一切都好,她只是像小孩子一样,周围一静就会焦虑。雷因信用欺诈、伪造文书、携带毒品并从中牟利的罪名被捕入狱。雷对这几类犯罪都不是很擅长,因此最终获罪入狱。
珍妮特因为过失杀人入狱。二OO五年的一个冬夜,她将一把套筒螺丝刀刺进丈夫达米安的腹股沟。达米安当时正沉浸在吸毒的快感中,坐在扶手椅上没有挣扎,最终因失血过多而死。当时,珍妮特自然也嗑多了。
“我一直在看着表计时,”雷说,“光线从窗户移动到地上总共用了二十二分钟。”
“你应该给《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的编辑打电话。”珍妮特说。
“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和米歇尔·奥巴马一起吃巧克力蛋糕。她抱怨说:雷,这样吃会让你发胖。可她也在吃着蛋糕啊!”雷尖着嗓门说,“没,我没做这种梦。这是我编的。事实上,我梦见了教过我的一个老师。她说了好几次,说我走错了教室。我不断告诉她,告诉她教室没错。她说那么好吧,接着教了我一些东西,但之后又说我走错了,我说错的是你,我的教室没错,我们一直围绕着教室走没走错的问题争来争去。真是气死人!珍妮特,你做了什么样的梦?”
“哎呀……”珍妮特试着回忆,但怎么都想不起来。新开的药似乎加深了她的睡眠。以前,她有时会做有关达米安的噩梦。在噩梦中,达米安经常是隔天早晨他死后的样子,尸体的皮肤像没干的墨水一样,泛出蓝色条纹。

珍妮特问过诺克罗斯医生,这些梦是否和负罪感有关。诺克罗斯医生斜看了她一眼,像是在问:“你是认真的吗?”诺克罗斯的这种眼神常常能把她逼疯。接着诺克罗斯医生问珍妮特,她是否认为兔子有对柔软的耳朵。嗯,好吧,我明白了!无论怎样,珍妮特不再去想那些梦了。
“雷,很抱歉。我想不起来。无论梦见什么,都已经被我忘了。”
B区二楼的大堂里响起一阵脚步声:打开牢门前,一位狱警正在做着最后的检查。
珍妮特闭上眼睛。她编织出一片梦境。在梦里,监狱成了一片废墟。茂盛的葡萄藤爬在古老的牢房墙壁上,藤墓间透进春天的微风。屋顶被岁月侵蚀,大半都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块飞檐。几只小蜥蜴快速爬过一堆锈迹斑斑的金属碎片。蜻蜓在空中不断翻腾。牢房里残留着浓重的泥土味和树叶的芬芳气息。博比很激动,站在珍妮特身边,正透过墙上的一个洞往里窥探。博比的母亲是个考古学家,是她最先发现了这个地方。
“你觉得如果有前科还能上游戏节目吗?”
梦境崩塌了。珍妮特发出呻吟。嗯,至少做梦时一切都还好。吃点药生活就能好得多。在梦中,她可以找到一个平静安稳的地方。平心而论,吃药能让生活变得更好。想到这里,珍妮特又睁开了眼睛。
雷瞪着珍妮特。监狱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但对雷这样的女孩来说,待在里面也许更安全点。一旦回归社会,她很有可能重新做起买卖毒品的勾当。或是像入狱前那样,把毒品兜售给一看就知道是缉毒警的人。

“怎么了?”雷问。
“没什么。我只是做了个好梦而已,你的聒噪把我从梦中吵醒了。”
“你说什么?”
“别介意。听着,我觉得应该举办一个只有有前科的人才能参加的游戏节目。我们可以把这个节目叫作《撒谎有奖》。”
“我喜欢这个主意!该怎么实现它呢?”
珍妮特坐起来打了个哈欠,然后耸了耸肩。“我必须好好想想。嗯,必须得先制定一套规则。”
她们的牢房以前是这样,以后也一直会这样。牢房有十步长,从床铺走到门是四步。水泥墙被漆成米灰色,墙面很光滑。在牢房里唯一允许贴东西的区域(地方不大,很少有人注意),她们用绿色的无痕黏胶把快照和明信片粘上,照片和明信片的边角都卷起来了。一面墙边靠着一张小金属桌,对面墙边靠着一个很矮的金属置物架。门左边是个合金的马桶。蹲坐在马桶上方便时,其他人必须把目光移开才能使如厕者得到可怜的一点隐私。牢房门上和眼睛平行的地方有面双层玻璃的小窗,透过小窗可以看到横贯B区的狭窄走廊。牢房的空间和物体上都弥漫着监狱特有的味道:汗味、霉味和来苏水的味道。
最终,珍妮特违心地注意起床间的块状光线。光线已经快移到门口了,但没有再前移。除非有个狱警把钥匙放进锁眼,或是从值班的岗亭直接开锁,否则这块光线永远不会移到门外,光线和她们一样被关在牢房里。

“谁主持这个节目?”雷问,“每个游戏节目都有主持人。另外,奖项怎么设置?奖项必须吸引人。细节!珍妮特,我们必须想好所有细节。”
雷撑起头,把手指缠绕在漂过的小发卷上,看着珍妮特。雷的前额顶部有三条并列的伤疤,疤痕很深,像是烤架一般。珍妮特尽管不知道这伤是如何造成的,但知道肯定是男人干的。也许是她的爸爸,也许是她的兄弟,也许是哪个男朋友,也许是个她以前从没见过、以后再也不会见到的男人。轻描淡写地讲,杜林教养院的女囚里没几个遇见过好男人的,缠上她们的大多是些坏男人。
你又能怎么办呢?你可以为自己感到难过。你可以恨自己,也可以恨所有人。你可以弄来清洁力强的沐浴产品把身体弄得干干净净。你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被允许的有限范围内),可形势却不会有任何改变。得等到下一次假释听证会,你才有机会转动巨大闪耀的幸运之轮。珍妮特希望尽自己的最大可能关切雷。和雷相比,她至少还有儿子可想。
岗亭的狱警打开六十二把锁,走廊里回响起砰砰的开门声。这时是早晨六点半,所有人必须走出牢房接受点名。
“雷,我不知道谁来主持这个节目,也不知道该设置哪些奖项。你也好好想想,”珍妮特说,“我会继续想,想好后再和你交换心得。”她把双腿探出床外站了起来。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