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克兰西军事系列(套装共9册)【世界最畅销的反恐惊悚军事小说大师!其在军事文学地位之深远恰比斯蒂芬·金在恐怖小说的地位!局座张召忠盛赞!】 Kindle电子书 mobi azw3

小说网 2019年7月31日10:18:05 评论

汤姆·克兰西军事系列(套装共9册)【世界最畅销的反恐惊悚军事小说大师!其在军事文学地位之深远恰比斯蒂芬·金在恐怖小说的地位!局座张召忠盛赞!】 Kindle电子书 mobi azw3

汤姆·克兰西军事系列套装

世界超级畅销军事小说大师成名杰作集
汤姆·克兰西在军事文学地位之深远恰比斯蒂芬·金在恐怖小说的地位
一举打破了美国出版界的低迷景象,成为缔造蝉连美国畅销书排行榜榜首数周的神话
局座张召忠叹为观止的军事神作,解密美军机密文件,惊动军事技术专家
多部作品被改编成同名电影或者电子游戏

汤姆·克兰西到底是谁?
汤姆·克兰西(Tom Clancy,1947年4月12日-2013年10月1日)
世界最畅销的反恐惊悚军事小说大师,其在军事文学地位之深远恰比斯蒂芬·金在恐怖小说的地位!擅长写作以冷战时期为背景的政治、军事科技以及间谍故事等等,其名字已经成为了军事小说的代表。汤姆·克兰西是于1990年代中期热卖了20万本作品的两位作家的其中之一(约翰·葛里逊为另外一位)。他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创下单一作品蝉联榜首数周、上榜数十周之久的佳绩。克兰西于1989年出版的《迫切的危机》卖出了1,625,544本精装本,使他成为1980年代畅销小说作家的第一名。多部克兰西的作品被改编成同名电影或者电子游戏。代表作《猎杀“红十月”号》、《爱国者游戏》、《燃眉追击》和《惊天核网》先后由好莱坞搬上荧幕而轰动世界影坛。此外,他也积极涉足网络游戏开发,以《彩虹六号》、《幽灵行动》和《分裂细胞》等系列制作声名远播。
背后的故事
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军事小说作家,其实根本就没当过兵也没有任何军旅生活经验!
令汤姆·克兰西名声达到顶点的是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因为在克兰西1996年出版的《总统命令》一书中,曾有描述恐怖分子驾驶波音747客机自杀性攻击美国国会山的情节。"9·11"发生后,美国民间一直盛传恐怖分子是按照他的小说策划的行动。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克兰西书中的情节在现实中成真了,在其1994年出版的的《美日开战》中,就曾准确预言了一九九五年美日之间大打经济战的场面。
内容介绍
美国重量级畅销书作家、最知名的军事小说大师汤姆·克兰西,其在军事文学地位之深远恰比斯蒂芬·金在恐怖小说的地位。汤姆·克兰西的作品布局广大,深入政治、政权斗争、军事战略等各个层面,结构严谨,铺陈出一个个紧张刺激的冒险故事。本套装包含其重要成名作,也是军事惊险小说史上的名作。《汤姆·克兰西军事系列》包含《猎杀“红十月”号》《爱国者游戏》《克里姆林宫的枢机主教》《燃眉追击》《惊天核网》《冷血悍将》《彩虹六号》《影子武士》《虎牙》等共9册。
主要作品介绍
《猎杀“红十月”号》(豆瓣评分:8.2): 苏联一艘装有新型无声推进系统的战略弹道导弹核潜艇“红十月”号,在艇长拉米斯的策划下,利用演习,突然叛逃美国。为了不让这艘价值数亿万美元的新式巨型核潜艇落入美国手中,苏联出动近百艘舰艇前往大西洋搜寻堵截,一旦发现,立即击沉。这一情报被美国间谍获取。于是美国动员了全部力量,并请英国皇家海军协助搜寻“红十月”号。美国中央情报局、海军和白宫还一起策划了一个骗局:诱使苏联认为这艘核潜艇已经在一次核事故中炸毁沉没。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双方不惜冒直接冲突的危险,在大西洋上进行角逐。一时,北大西洋紧张局势达到了临界点……

《爱国者游戏》(豆瓣评分:8.1): 美国历史学家杰克·瑞安在伦敦度假时无意中卷入了北爱尔兰恐怖组织绑架英国王室成员的事件,凭着前海军陆战队队员的训练背景,瑞安击毙了恐怖分子中的两人,另一人也被英国警方逮捕。为此,恐怖组织来到美国对瑞安一家进行了报复追杀,全家人险遭不测。后来瑞安重返中情局,而恐怖组织再次策划了袭击瑞安家和绑架英国王室成员的阴谋。英美警方与恐怖组织展开了生死大搏斗,最后靠着瑞安和其好友的大智大勇,恐怖分子的阴谋被彻底粉碎。

《燃眉追击》(豆瓣评分:8.4): 一起海上凶杀案牵出了哥伦比亚对美国猖獗的贩毒和洗钱活动。联邦调查局局长、美国大使等人也被毒贩谋杀,美国为此打响了毒品反击战。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卡特策划了向南美丛林派遣秘密行动小组用武力重创毒贩的行动。但在一个主权国家里秘密开展军事行动是极其危险的,而行动中的伤及无辜又使局面变得更为复杂。中央情报局副局长杰克·瑞安虽不知情,却从重重危机中洞察真相。最终,瑞安亲自从哥伦比亚山区营救出了参与秘密行动的突击小组成员。

《惊天核网》(豆瓣评分:9.2): 一九七三年的叙以战争中,一架以军战机被击落后坠毁,机上一枚仍未引爆的核弹与飞机残骸长埋地下。多年后,核弹被一老农从自家的菜地里发掘出来,经转手落入欧洲极左恐怖分子手中,他们准备策动一场惊天动地的阴谋,意图煽动美俄开战并互相摧毁。一方面,恐怖分子在美国丹佛天穹体育场内引爆了事先安装在一辆货车内的核弹,并使爆炸看上去像是俄国人所为。另一方面,他们又化装成俄国军人,向驻扎在柏林的美军部队开火,造成美俄两国政治上的误解。美国政府下令准备全面反击,俄罗斯获悉后也采取了应对行动,一时局势极度恐惧。美国中央情报局副局长杰克·瑞安经过深入调查,终于找出了袭击事件的真正策划者,若不能在有限时间内同时解除两国首脑的误会,第三次世界大战将一触即发……

《彩虹六号》(豆瓣评分:8.6): 本书是美国重量级畅销书作家、最知名的军事小说大师汤姆·克兰西著名的高科技惊悚小说。小说描述了由约翰·克拉克所率领的“彩虹”反恐部队的故事。作为最高指挥官“彩虹六号”的克拉克带领队员挫败了接二连三的恐怖事件,“彩虹”部队开始崭露头角。但这一连串的事件发生时机非常凑巧,引起克拉克的重视,尤其是当俄国当局开始针对彩虹部队进行调查之后,更令克拉克怀疑这些恐怖行动是否与俄国有关?然而,就在彩虹部队与恐怖份子对峙之际,更大的危机却正一步步逼进,还威胁到即将开赛的悉尼奥运会,更将进而把整个人类社会推向灭亡之路。而这一切都与一种名叫“湿婆”的神秘病毒有关……

《克里姆林宫的枢机主教》(豆瓣评分:8.3): 作为之前出版的《猎杀“红十月”号》的续篇,《克里姆林宫的枢机主教》的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苏两国争夺星球大战计划和高科技武器优势的背景下,围绕步步紧逼的追捕和骇人听闻的审讯,以及政治阴谋、情报刺探等内容展开。中情局派出的间谍“枢机主教”潜伏在克里姆林宫已长达三十余年,从未遭到苏联反间谍机构的怀疑,不料此次马失前蹄,落入克格勃之手。为实施营救计划,杰克·瑞安只身深入虎穴,亮出“红十月”号这一杀手锏,逼使克格勃主席救出“枢机主教”叛逃。与此同时,阿富汗游击队在美国的支持下,袭击“亮星”工程的实验基地;克格勃渗透进美国研制激光武器系统的“运茶快船”工程,绑架负责该项目的工程师……

 

试读:

第一天
十二月三日星期五
“红十月”号
在苏联海军北方舰队波利亚尔内潜艇基地,马尔科·拉米斯上校身着五层防水防寒服登上“红十月”号潜艇舰桥。一艘脏乎乎的港口拖船正把潜艇调向正北,拖往海峡下游。“红十月”号驻泊两月之久的那个大船坞,现在只剩下一个灌满海水的混凝土空壳了。船坞是为了保护战略导弹潜艇专门兴建的。一大群水兵和船厂工人正站在坞壁上观看“红十月”号驶离码头。他们以俄罗斯人的木讷方式为潜艇送行,没有人挥手致意,也没有人欢呼喝彩。
“双车进一,卡马洛夫。”拉米斯命令道。拖船驶离航道,他扫了一眼船尾,看着那两个一模一样的铜质螺旋桨转动推进时搅起的浪花。拖船船长在频频招手,拉米斯向他挥手致意。驶离码头时,拖船虽然没有做多少事,可那麻利的动作和娴熟的技术还是令人称道的。“红十月”号这艘“台风”级核潜艇就这样离开波利亚尔内基地向科拉湾海峡驶去了。
“看,“拨格风’号破冰船,艇长。”格里戈里·卡马洛夫指着那艘护送他们出海的“拨格风”号破冰船大声喊了起来,拉米斯点点头。横穿海峡大约需要两个多钟头,这考验的不是艇长的技术而是他的耐性。凛冽的寒风呼啸着,这是北极地区特有的北风。这个晚秋出人意料地温和,铺天盖地的大雪还没降临;然而一个星期以前冬天的强风暴已经侵袭了摩尔曼斯克海岸,把北极海面的冰层都吹裂了。看来,用破冰船护航并不只是形式。“拨格风”号负责破除夜间冻结的冰层,为“红十月”号开路。对苏联海军这种最新型导弹潜艇来说,绝对不允许它被浮冰撞坏。

海湾里,海风卷起汹涌的波涛。一个浪头小山似地盖下来,立刻吞没了“红十月”号的球形艇首,海水冲到高大的黑色指挥台前面的导弹甲板上,又流回大海。往返于海湾的舰只不计其数,舱底肮脏的污油把海水染成黑色。由于天气太冷,污迹怎么也消不掉,反而随波逐流,在海湾的悬崖峭壁上留下一圈黑印,要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懒洋洋的大怪物在海里洗澡呢。苏联的怪物就这样放肆,把最肮脏的东西涂在地球的“脸上”,拉米斯一面想,一面自言自语。他是在渔船上长大的,懂得怎样才能与大自然和谐相处。
“速度十三节,”他下达了加速命令。卡马洛夫用舰桥电话复述命令。“红十月”号紧随“拨格风”号鱼贯前进。卡马洛夫上尉是航海长,入伍前当过港口引水员,专为进出海湾的大型战斗舰艇引水。此时,这两位军官正聚精会神地观看距本艇三百米的那艘破冰船。“拨格风”号后甲板上有几个船员冻得正在踩脚,其中一个围着炊事员的白围裙。他们出来是想看看“红十月”号的处女航,也可以借机消遣消遣,逃避一下单调的工作。
往常,要是在别的舰艇护卫下通过这又宽又深的大海峡,拉米斯早不耐烦了。可是今天,他倒像换了个人似的。浮冰是让人担心,但对拉米斯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艇长,为了保卫祖国,我们又一块出海了。”像往常一样,伊万·尤里耶维奇·普京中校事先没有请示就从升降口伸出脑袋,像个新水手,笨拙地顺梯子爬了上来。于是,这个狭小的指挥台变得更拥挤不堪了。指挥台上除艇长和航海长外,还站着个沉默寡言的观测兵。普京是艇上的政治副艇长,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祖国效劳。“祖国”这个词对每个俄国人来说都具有十分神圣的涵义,就像作为共产党灵魂的弗·伊.列宁的名字一样。
“你说得对,伊万,”拉米斯强做欢颜地答道。“离开船坞到海上待半个月真够痛快的,水兵嘛,本来就属于大海,该离开那些装腔作势的官僚和穿着脏靴子的工人了。还有,我们不会再挨冻了。”
“难道你觉得冷?”普京不解地问。

拉米斯上百次地对自己说过,普京中校的确是个难得的政治军官。他说话的声音总是太大,装模作样,毫无幽默感。他绝不允许谁忘记自己的身份。普京这个难得的政治军官让人望而生畏。
“朋友,我在潜艇上待的时间可不短了,对闷热的环境和稳如磐石的甲板早习惯了。”普京并不在乎潜艇对人体的潜在危害。他入伍后,曾在驱逐舰上待过,由于长期晕船,后来被分配到潜艇上来。当然,调离驱逐舰到潜艇上工作,还有别的原因:别人受不了艇上那种小天地,他却从不抱怨。
“噢,马尔科·亚历山德罗维奇,今天的天气真好,要是在高尔基,都要开花了。”
“你指什么花,副艇长同志?”拉米斯拿起望远镜,扫视了一下海湾。正午时分,太阳刚从东南地平线的那边升起,抛撒着金灿灿粉末似的光芒,在海湾峭壁上投下一团团紫红色的光影。“啊哈,我说的当然是雪花啦!”普京一边大笑,一边说。“像这种天气,一定会使妇女和孩子们的脸蛋儿变得红扑扑的;呼出的气团像朵白云尾随着你,还有那么一股伏特加的香气呢!我说,在高尔基总会遇上这种天气的!”
这家伙真该到国家旅游局去,拉米斯心想,只可惜高尔基市不对外开放。以前,他去过两次高尔基市,在他的印象中,那是一座典型的俄罗斯风格城市:到处是东倒西歪的房子、又脏又乱的街道和衣衫褴楼的市民。和俄罗斯的大部分城市一样,冬天是高尔基最美的季节,因为大雪可遮百丑。拉米斯是半个立陶宛人,他的童年是在景色宜人的渔村度过的。祖先给他留下了几排很不错的房子。
在苏联,不是俄罗斯人,要想登上海军的舰艇是很不容易的,更不用说当舰艇指挥官了!马尔科的父亲亚历山大·拉米斯曾经是党的英雄人物,他信仰共产主义,并为之奋斗了一生。他对斯大林无比忠诚。一九四〇年,苏联人第一次占领立陶宛时,老拉米斯便帮助抓了不少老板、神父、持不同政见者和对新政权不满的人。这些人后来被流放了,至于流放到什么地方,现在连莫斯科也不清楚了。一年后,德军入侵苏联。当时,亚历山大在军队里任政治委员,他英勇作战,在列宁格勒战役中表现尤其突出。一九四四年,他带领第十一近卫军的先头突击队杀回立陶宛,找与德寇勾结的家伙和嫌疑分子报仇雪恨。老拉米斯是赫赫有名的苏联英雄,作为他的儿子,马尔科却感到丢人。在围攻列宁格勒的拉锯战中,母亲已经病入膏育,生下他以后就死了。而父亲神气活现地出现在维尔纽斯党中央委员会里,并等着晋升去莫斯科任职。拉米斯被留在立陶宛,由祖母抚养。后来,老拉米斯果然当上了政治局候补委员,但不久就患心脏病去世了。
马尔科并不只感到丢人,因为他父亲的声望使他目前的打算有实现的可能,他打算在苏联海军身上发泄他的复仇之火,为那些在他出生之前就已丧命在老拉米斯手下的成千上万无辜的立陶宛老乡报仇。
“我们去的地方,伊万·尤里耶维奇,天气会更冷。”
普京拍了拍艇长的肩膀。马尔科弄不清楚政治副艇长是否真的在表示亲呢,也可能是真的。
拉米斯是个实事求是的人,他也意识到这位个子不高,声音却十分宏亮的蠢人还有些人情味。“艇长同志,你为什么总是乐意离开国土,到海上去呢?”
拉米斯一边用望远镜扫视海面,一边笑着说:“伊万·尤里耶维奇,对水兵来说,虽然只有一个祖国,却有两个老婆。你是不会明白的。现在,我正向另一个老婆走去,她冷酷、无情却又让我魂牵梦绕。”拉米斯停了一会,笑容突然消失了。“现在,这是我惟一的老婆了。”
马尔科注意到,普京这回也安静了。拉米斯妻子的松木棺材进焚尸炉的时候,普京也痛哭流涕过。对他来说,娜塔利亚.波格丹诺娃-拉米斯的死是悲痛的;但是,他认为那是冷酷无情的上帝的错,尽管他从来不承认上帝的存在。拉米斯却认为,妻子的死是国家之罪,而不应该怪上帝;这是滔天大罪,这个仇是要报的。
“冰!”观测兵报告。
“海峡右侧发现浮冰,估计东面的冰川已经崩裂,我们一定要小心。”卡马洛夫说。
“艇长!”舰桥扬声器传来刺耳的呼叫。“舰队司令部来电。”

“念!”
“军事演习海域情况已明,附近未发现敌舰艇,望遵命行事。舰队司令科罗夫签发。”
“明白了!”拉米斯答道。扬声器咔嗒一声关掉了。“嗯,附近没有美国人?”
“你不相信舰队司令?”普京问。
“但愿他是对的,”拉米斯说,比政治副艇长意识到的还要真诚。“但是,你应该记住我们的命令。”
普京踩了踩脚,可能他太冷了。
“你还记不记得美国688级潜艇,伊万,也就是洛杉矶’级艇上的一个军官是怎样告诉我们特工人员的吗?他说,他们的潜艇经常会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出现在敌艇周围。我真不知道克格勃是怎样得到这些情报的。漂亮的苏联特工人员可能受过西方颓废生活方式的训练,因为帝国主义者最喜欢那些金发碧眼的女人……”.艇长风趣地嘟囔着。“也许这个美国军官是个自负的人,他想干的事,和我们的情报人员一样,对吗?他也酗酒,天下的水手大多如此。不过,对美国洛杉矶”级和英国特拉法尔加级必须严加防范,它们是一大威胁。”
“美国人的技术确实不错,艇长同志,”普京说,“可他们毕竟不是活神仙。他们的技术也没什么可怕的,论技术,还是我们的好。”他断言。我们的总是更好。
拉米斯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他想,根据党的工作条令,政治副艇长确实应该对他管理的这艘艇有更多了解。
“伊万,你们高尔基市附近的老农一定告诉过你,要防备不露面的恶狼,其实这大可不必。我想,像我们这样的潜艇,会狠狠教训敌人的。”
“就像我给海军政治部汇报的那样,”普京又拍了拍拉米斯的肩膀,“红十月”号的指战员全是第一流的!”

说到这儿,两人都笑了。“狗娘养的!”艇长心里嘀咕着,“在我的人面前评价我的指挥才能,你是什么人?即使风平浪静,你连个橡皮筏也不会使!太遗憾了,政治副艇长同志,你不会活到证明你这句话的那天的,你看错了,为了这个,后半辈子进古拉格(去受受吧,就算饶你一命,也够你受的了。”
忽然,海面上风起浪涌,潜艇开始摇晃。在这种情况下,往往离甲板越高,摇晃得越厉害。
站在舰桥上的普京受不了,找了个理由回舱。真是个弱不禁风的水手。舰桥上只剩下拉米斯和卡马洛夫。他们俩虽然没说什么,可是脸上都流露出对政治副艇长轻蔑的神情——当然,这可不是大多数苏联人的心理状况。
很快又过了一小时。他们离公海越来越近,海浪也越来越大。护航的“拨格风”号破冰船也开始在波峰浪谷间摇来晃去。拉米斯饶有兴味地看着它。他从来没有在破冰船上待过,当兵后就一直没离开过潜艇。在潜艇上虽然舒服一些,但毕竟是很危险的。不过,这么多年了,他对这种“危险”早已习以为常,相反,还认为这对自己很有帮助。
“看得见海界浮标了,艇长。”卡马洛夫一边指一边喊。那红色的浮标灯正随海浪的起伏忽隐忽现。
“操纵室,报告深度。”拉米斯用舰桥电话查问。
“艇下水深一百米,艇长同志。”
“速度二十六节,左十度。”拉米斯看了看卡马洛夫,“向拨格风号发信号,告诉它,我艇航向已变。但愿它不会迷航。”
卡马洛夫走到舰桥指挥台围壳上的小型闪光信号灯旁。“红十月”号那三万吨的庞大船体开始缓慢地向前航行。突然,艇首涌起三米多高的弧形巨浪。位于指挥台围壳前的导弹甲板上的人造疏浪器正在排浪。“拨格风”号在向右眩改变航向。潜艇顺利驶过,向远方航行。

拉米斯欣赏着科拉海峡的悬崖峭壁。这是千百年前,冷酷无情的冰川冲刷雕刻成的杰作。二十年来,他一直在红旗北方舰队服役。在这漫长的岁月中,他曾多次过往这片宽大的U形峭壁,这回可是最后一次了。不管怎么样,他绝不会再回来了。结果会如何呢?拉米斯承认自己并不是太在乎。也许,幼年时慈祥的老祖母讲的关于上帝和善有善报的故事是真的。但愿如此——要是娜塔利亚还在世,那该多好啊。无论如何,退路是没有了。在起航前,他在最后的邮包里放进了一封信。从那以后,就没有退路了。
“卡马洛夫,向拨格风’号发信号:我艇将于……”他对了对表,“1320时下潜。‘十月霜’军事演习按原计划执行。护艇任务已完成。我艇将按规定时间返航。”
卡马洛夫有节奏地扳动闪光信号灯开关,向“拨格风”号发信号。“拨格风”号立即回应,拉米斯自己识别信号,口中念念有词:“红十月号,祝你走运,但愿你不被大海吞噬。”
拉米斯拿起电话,通知发报房向北莫尔斯克舰队司令部发出同样内容的电文,然后询问操纵室。
“水深多少?”
“艇下水深一百四十米,艇长同志。”
“准备下潜。”他转向观测兵,命令他下舰桥。观测兵向升降口走去,他或许早就想回那暧烘烘的舱室了,但他还是最后又看了一眼乌云密布的天空和屹立于远方的峭壁。乘潜艇出海远航,总是让人既兴奋,又有点悲伤。
“全体下舱!格里戈里,下舱后代我指挥。”卡马洛夫点点头,滑下升降口。舰桥上,只留下艇长。
拉米斯最后一次认真扫视了一下海面。船尾的太阳几乎看不见了,天空一片铅灰色,艇尾飞溅的白浪点缀着黑色的海面。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正在向这个世界告别,如果真是这样,他宁愿这景色能再心旷神怡一些。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