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人中,遇见你(提到军旅小说,必提作者苏格兰折耳猫。晋江网言情大神苏格兰折耳猫蛰伏2年全新力作!) Kindle电子书 mobi azw3

小说网 2019年7月30日10:33:10 评论

千万人中,遇见你(提到军旅小说,必提作者苏格兰折耳猫。晋江网言情大神苏格兰折耳猫蛰伏2年全新力作!) Kindle电子书 mobi azw3

军婚、初恋、诺言、遇见、细水长流的幸福、稳打稳扎实力派,这样的关键词,构成了本书作为都市言情的畅销书气质。
编辑推荐:
军旅言情代表作家苏格兰折耳猫全新力作,千呼万唤始出来——读者票选最佳军旅男主徐沂隆重登场!此书是苏格兰折耳猫继畅销书《时光只曾为你留》《你若不曾来,叫我如何老》《你的诺言,我的沧海》后微博热议度最高的作品。读者荐文指数超过90%!!!

人气指数★★★★★

读者期待值★★★★★

影视改编潜力★★★★★

自《何以笙箫默》起,暖心专情男已取代狂霸总裁成为言情小说读者心目中NO.1!苏格兰折耳猫素来擅长刻画温情男主,在其系列军旅作品中,每部小说中角色互有串联,某种程度上早已为新书主角的人气打好基础!而徐沂正是其系列军旅作品中,呼声最高的男主,此书可算是为满足读者心愿而生!

拥军女孩褚恬在一次军地联谊大会上遇见了年轻男军官徐沂,长追一年之后,两人终于结婚了。然而,婚姻生活却并非想象中那样美好。母亲的离世、父亲的外遇、小三的猖狂使褚恬心中对爱情和婚姻本身就存在一定的阴影;婚后,在与徐沂相处的过程中,时而争吵若即若离,时而温存温柔缱绻的状态,以及徐沂复杂的家庭关系,也让她心怀不安,让她不能肯定自己是否真正拥有这个男人。就在两人努力地向彼此磨合靠近时,有一天褚恬得知徐沂隐藏在内心深处得秘密,这个秘密让两人尚不稳定的感情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考验……婚后文最是考验作者笔力,在苏格兰折耳猫笔下,让读者折心的,从来不是狗血神转折,淡淡的笔触描写爱情的细水长流,戏剧冲突亦不失生活本真,男女主角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慢慢敞开心扉,为彼此疗伤。军旅家庭背景,让作者苏格兰折耳猫笔下的军旅文具有别样的真实细腻,军人的刚毅,军嫂的辛酸,军婚生活来之不易的苦与乐,总能得到最淋漓尽致的抒发与展现。《千万人中,遇见你》向读者展现原汁原味军旅文的魅力!
内容简介: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
家乡少有的寒冷,入夜,她衣着单薄地坐在病房外走廊的长椅上,
手里握着母亲的病危通知书。
不知过了多久,万籁寂静中忽而传来低缓而稳重的脚步声,
她抬头,透过薄薄的雾气,清晰地看见了他的身影……
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男人?
你渴望从他那里得到爱情,而他能够给予你的,似乎只是生活。
从爱上他的那一天起,褚恬就明白,他们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只是她忘了,
对于军人,尤其是徐沂这样的军人而言,
在一起,
已是最深情的告白……
作者简介:
苏格兰折耳猫
生于斯长于斯的北方姑娘,喜欢读书,向往文中的爱情故事,却过着最平淡的生活。深知爱情有万象,若笔下的故事能引起读者的共鸣,便已足矣。
已出版作品:《你的诺言,我的沧海》《你若不曾来,叫我如何老》《此致,爱情》《时光只曾为你留》。

试读:

Chapter1
生命中的一束微光

B市。
3月初的天气,尚未回暖,纵使阳光高照,也挡不住透骨的冷意。褚恬一下车,就立刻紧了紧外衣,干燥的寒风迎面而来,她忍不住眯了眯眼。
“嫂子,东西给您搬到几楼?”
年轻的士兵紧跟着跳下军卡,指着车上一堆东西问道。
“四楼。”
她甜甜一笑,笑得士兵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跑开了。
褚恬抬头看了看四楼的那扇玻璃窗,深蓝色的窗帘紧紧地合着,上面安静地覆着一个喜字。
那红色铺满了整个窗户,浓烈而张扬,让人看了由衷地感到满足。
整栋房子有些旧了,楼道很是狭窄,战士们搬着东西艰难地前行。褚恬提着小件的东西跟在后面,抬头眺望了下前进缓慢的队伍,终于有点懊恼了。
她想起两天前徐沂打电话来安排搬家的事,那时他因为带兵在外拉练赶不回来,所以只能安排手下几个兵。问到她需要几个人时,褚恬本来就有点生气,直接揭下狠话:“越多越好,而且还得长得帅!
徐沂闻言,难得沉默了下。隔天就给她拨来了六七个兵,个个都是细腰翘臀大长腿,这下轮到褚恬惊呆了。
以前也没发现他这么好说话啊!褚恬瞪着乌黑闪亮的大眼睛,跟笔直站成一溜的兵面面相觑,一时有些气恼。
现在褚恬终于明白什么叫自作自受了。这些个个180cm+身高的兵,在这栋老式楼房里,根本发挥不出水平来,因为空间太有限了。
东西都搬到房间里之后,褚恬想请那几个兵在外面馆子吃顿便饭。可是没一个人敢应下来,蹿上军卡就赶紧跑。褚恬悻悻地回了家。
家里是一团糟,虽然大件差不多都摆放到位了,但是剩下那些零碎的东西也够她收拾一阵子的。她现在终于明白了,搬家的的确确是个大工程,尤其是在家里男人缺席的时候。
微叹一口气,褚恬环视一周,将头发松松挽起,换了身居家服,埋头开始收拾东西。收拾到一半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褚恬赶忙从一堆杂物中扒出自己的手机来,拿起一看,是好友何筱打过来的。
看着屏幕上跳跃着的名字,褚恬心里竟微微有些失落。她摇摇头,赶走这些负面的情绪,接通了电话。
“恬恬,是我,笑笑。"
“听出来了,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

那边笑了笑,声音十分柔和地问:“什么时候回B市啊?都等你好久了。”
“这个呀——”褚恬翘起唇角,“可能还得过几个月吧。”
“什么?”何筱的声音一下子吊得老高。
褚恬略咯笑了。“逗你玩儿呢。”她说,“我已经回来了,正在忙搬家的事。”
那边何筱又被她惊着了:“已经回来了?在哪儿?我去见你!"
“别!”褚恬回头看了眼家里的烂摊子,“我刚搬到徐沂的房子里,家里还没收拾好呢,咱们约在外面见吧。”
褚恬是四川人,大学考来了B市。
在北方上大学这四年,唯一一个称得上好朋友的人就是何筱了。二人从大一认识,大学四年形影不离,如孪生姊妹一般,毕业之后又同时通过公考考入了B市一家基管中心。二人一起上了一年的班,直到去年末,褚恬辞职回家照顾病重的母亲。
二人约在了之前一起工作时常去的那家咖啡厅,褚恬自己开车,提前一刻钟到了。点了两杯摩卡,咖啡刚端上来,她就看见穿着一件米色风衣的何筱推开门,板着脸直直地向她走来。
褚恬眯着眼,微微一笑,那神情煞是明艳动人。

“来了。”她晃晃翘起的小腿,声音甜美地跟好友打着招呼。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筱一肚子的气在看见她那张招人的笑脸后都发不出来了,只得狠狠地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呀,还知道回来!”
褚恬捂着额头惊呼一声:“这么长时间没见面,就不能对我温柔点?”
“不能!”何筱斜睥她一眼。
褚恬故作委屈地撇撇嘴:“亏我还给你带四川腊肠了呢!”说着将一个纸袋子递了过去。何筱看了眼那满满一袋子腊肠,毫不客气地收了。“别以为拿这个贿赂我就能蒙混过关,三个月!褚恬,三个月!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了!”说着眼圈就红了。
褚恬看着她,心里也不好受。
去年未接到母亲旧病复发的消息,她一开始以为不是很严重,只请了两周的假回家。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她应接不暇,焦头烂额。偏偏单位这边一直催她回去,褚恬没有办法,狠下心把工作辞掉了,专心在医院照顾母亲,处理一个个烂摊子。
事后想一想,如果没有徐沂的求婚,那段日子,真称得上是她这二十多年来最为黑暗消沉的时光了。
“还有,你跟徐沂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说结婚就结婚了?”
何筱的声音将她唤回神,褚恬眨一眨眼,微微一笑:“就那么结了呗。”
这叫什么答案,何筱表示严重不满。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